議案措詞
      表決結果
      楊耀忠發言全文
      政府答覆


楊孝華議員動議下列議案

"祟韝膝葺撠|急症室長期嚴重擠逼,影響醫療服務的質素,為有效減少急症室服務被濫用,並確保真正患急症的市民能迅速得到治理,本會促請政府積極開設和改善其他的醫療服務,包括全面延長各區政府診所的服務時間,改革公屋h的診所編配及運作制度,以及促進私人屋苑建立完善的基層醫療服務等,讓市民有更多的醫療服務選擇。"


鄧兆棠議員就原動議,動議下列修正案

"祟社會仍未就整體醫療改革達成共識,本會反對政府徵收公立醫院急症室診症費用;但由於公立院急症室長期嚴重擠逼,影響醫療服務的質素,為確保真正患急症的市民能迅速得到治理,本會促請政府調撥足夠的資源確保所有危急病人能迅速接受治療,同時積極開設和改善其他的醫療服務,包括在急症室附近設立門診服務,按各區不同的需要,增加政府診所的診症名額及延長服務時間,改善公共屋h的診所編配及運作制度,以及促進私人屋苑建立完善的基層醫療服務等,讓市民有更多的醫療服務選擇;並透過長期及持續的宣傳教育工作,教導及協助市民選擇適當的醫療服務。"


梁智鴻議員就原動議,動議下列修正案

"祟韝膝葺撠|急症室長期嚴重擠逼,為有效減少急症室服務被誤用,並作為整體醫護改革的一環,本會促請政府積極引進改善措施,包括引入適當水平的急症室收費,試驗於急症室附近設立由私人執業醫生運作的門診服務,全面延長各區政府診所的服務時間,以及促進公共屋h的診所建立完善的基層醫療服務。"


陳婉嫻議員就原動議,動議下列修正案

"祟韝膝葺撠|急症室長期嚴擠逼,影響醫療服務的質素及出現嚴重醫療服務錯配的情況,為確保真正患急病的市民能迅速得到治理及更有效運用資源,本會促請政府積極開設和改善其他的療服務,包括全延長和區政府診所的服務時間,於各間設有急症室的公立醫院內設立24小時門診服務,改革公共屋h的診所編配及運作制度,以及促進私人基層醫療機構,提供全日聯網服務制度等,讓市民有更多的醫療服務選擇及減輕急症室使用壓力。"


何敏嘉議員就原動議,動議下列修正案

"祟韝膝葺撠|急症室長期嚴重擠逼,影響醫服務的質素,本會認為向急症室病人數並非解決問題之道,政府積開設改善其的醫療服務,讓市民有更多的醫療服務選擇,才能有效減少急症室服務被不適當使用;為,此本會促諘政府採取以下的具體善措施:

(一)在急症室鄰試行開設24小時門診服務;

(二)全面檢討各區公立診所的診症名額、派籌制度及服務時間;

(三)檢討公共屋h診所的編配政策,並考慮在租約中加入附帶條件,確保診所在開放時間、運作各方面能夠配合屋h居民需要;以及

(四)促進建立完善的基層醫療服務。"

******




鄧兆棠的修正案:
功能團體地方選區及選舉委員會
贊成
11
16
反對
6
5
棄權
4
1
結果
通過
通過

最後結果:修正案獲通過


楊孝華的原議案:
功能團體地方選區及選舉委員會
贊成
12
18
反對
5
4
棄權
4
2
結果
通過
通過

最後結果:原議案獲通過

******



楊耀忠議員就「急症室服務」議案的演詞

200031

 

主席女士:

歷史新高

公立醫院急症室的主要工作是為病情危殆或嚴重受傷的病人提供緊急生命支援和緊急治理,然而,急症室的求診人數,不但逐年遞增,而且屢創新高,單就年廿九至年初二三日,就有超過二萬人前往急症室,其中聯合醫院更刷新紀錄,在年初二單一日,錄得超越一千名病人求診的紀錄。

其實,非緊急個案一直是公立醫院急症室的主要壓力來源。自從醫管局推行急症室四級分流制以來,只有兩成多的個案,被評為危殆及緊急類別,其餘的七成幾,可以透過門診處理。

投醫無門

根據民建聯一個內部調查顯示,超過五成曾經使用急症室的被訪者表示,因為有嚴重的急症需要立即治療才去急症室;超過三成人,則是因為在假日或深夜找不到診所,才去急症室。因此,我同意陳婉嫻議員所講的,市民並非濫用急症室服務,而是被迫使用急症室服務。

全天候門診

形成急症室負荷過重的癥結,在於缺乏轉介渠道。現時前往急症室求診的市民,一旦被評為非緊急個案,由於夜深或長假期,投醫無門,即使需要在急症室堶惕b等三數個鐘,亦迫於無奈等下去。如果能夠在急症室附近設立門診服務,以非強制形式轉介,我相信可以有效疏導急症室的人流,紓緩壓力。正如我們一項內部調查發現,超過六成半的被訪者,相信在急症室旁設立24小時收費門診服務,將有效減少非急症病人使用急症室。

收費不可取

近期,外界開始討論急症室的收費問題,梁智鴻議員亦動議一項修正案,提議「引入適當水平的急症室收費」。但我想指出,只有極少數的市民表示貪急症室免費,才使用急症室服務。因此,我很懷疑收費的分流效果,特別是夜深「飛的士」去急症室的人,的士錢都捨得付,難道會因為收費而打退堂鼓?

民建聯認為,急症室服務收費是不可行的,理由是:

  1. 有時候市民很難評估自己所患的傷病是否緊急,例如在半夜又誘S嘔,是霍亂?食物中毒?還是感冒菌入腸胃呢?又例如小兒發燒,是腦膜炎的癥兆,還是所謂「生骨節」呢?為人父母怎會不著緊呢?
  2. 正如我剛才所講,市民很多時是因為找不到其他就醫渠道,才去急症室,特別是夜深及長假期,這個情況尤為普遍;
  3. 如果要收費,應收多少錢呢?現時急症室處理每個個案的成本為466元,較許多私家門診服務更加昂貴,普羅大眾難以負擔。況且分流的目的並非為阻截病人使用急症室,而是確保急症個案能夠得到迅速的處理,急症室需求過高,是一個資源錯配問題,收費只會加重市民的負擔,不會解決急症室的壓力問題。

對於有人建議,急症室應該豁免急症病人的費用,只向非急症病人收費。不過,我擔心此舉會引起更大混亂。首先,決定誰可以豁免,誰不可以,可能已經牽涉一筆行政費用,如果根據醫管局的五級分流制來決定,現時的制度雖然只涉及時間安排,但已經招致民怨,如果將來涉及錢銀安排,情況恐怕更加不妙。況且業界亦擔心,一旦收費,部分人會恃著「要俾錢」而引起更多不必要的爭拗。因此,當局應該對症下藥,透過在急症室旁設立24小時門診服務、延長各區政府診所的服務時間,來疏導急症的人流。

主席女士,本人謹此陳詞,支持陳婉嫻議員的修訂動議。

******



以下是壎芮盓Q局局長楊永強醫生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急症室服務」動議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

簡介

最近,社會上有頗多討論關於急症室服務應否收費,以減輕急症室服務被誤用的情況。有些人同意急症室收費是一個可行的方法,但亦有人認為治本之道在於改善現時基層醫療服務。今日議員就"急症室服務"提出的議案非常合時,因為我們在不久將來,會就醫療改革提交一份諮詢文件,其中亦會包括這個課題。我很高興有機會就這個重要的課題,表達政府的意見。

市民對急症室服務的倚賴

公立醫院急症室的主要功能,是提供緊急的生命支援和醫療服務,給予那些病重及嚴重受傷的病人,以及在大型災難事故中,提供緊急的醫療服務給予大量傷者。但是,我們察覺有一趨勢,就是越來越多市民使用急症室服務。在1991年每1000人當中,有226人次使用急症室服務。這個數字在1999年上升至347人次。

為了確保真正患急症的市民能夠迅速得到治理,醫管局在各急症室推行了一個五級的分流制度。病人會就其病情,被分類為危殆、危急、緊急、半緊急和非緊急。在1999-2000年度的上半年內,半緊急和非緊急的病人,約佔整體160萬急症室求診人次的六成和一成半。換言之,只有約二成半的病人是真正需要急症室服務。

為應付大量需求而推行的措施

基於市民對急症室服務的需求不斷增加,醫管局已實施各項措施去應付需求,其中包括調動醫護人員的輪更編制,以配合急症室的高峰時段;增加繁忙時段的醫護人手;通知非緊急病人的輪候時間以便他們可以決定是否須要選擇其他醫療途徑。

壎芵p提供的普通科門診服務

現時,壎芵p有64間普通科門診診所,22間夜間診所及11間假日診所。在過去兩年,壎芵p已經增加了夜間及假日診所的數目,亦在假日的上午和下午提供門診服務。在1999年,日間診所、夜間診所及假日診所的使用率分別為百分之九十二、八十二及八十三。由此可見,壎芵p還有餘額為病人提供門診服務。

私家醫生及醫院提供的基層醫療服務

除了公共醫療服務外,現時亦有12間私家醫院及三千多名私家醫生提供服務。其中,所有私家醫院都設有24小時門診服務,而大部份私家醫生的診症時間,都會延續至下午五時後。

根據醫管局一項於1998年作出的調查,急症室求診人次最少的時段為夜半2時至7時,而求診人次的高峰時段則為早上9時至中午12時、下午1時至4時及晚上8時至11時。而半緊急及非緊急病人的比率則在不同時段保持在七成左右。值得留意的是在上午和下午兩段急症室高峰時段內,壎芵p門診診所及私家診所皆有提供服務。由此可見,到急症室求診的人士並非沒有其他的選擇。因此,我們不認為增加政府診所的診症名額及延長服務時間,可以有效解決急症室擠迫的問題。

無可否認,急症室服務有其過人之處。它提供24小時方便之門,亦提供全面的醫療服務,包括為診斷而作出的程序和化驗,而這些服務都是免費的。加上病人有時亦難以準確知道自己的病情的輕重,從而準確地判斷應該選擇何種醫療服務。我相信,要解決誤用急症室服務這個問題,須要從多方面著手,包括檢討現時醫療服務提供的模式、基層醫療服務的發展、急症室收費等,這些都是多位議員剛才提及到的。

由急症室附近設立24小時門診服務

有幾位議員提出在急症室附近設立24小時門診服務的建議。醫管局現正與香港醫學會商討一項先導計劃,在今年年中於兩間醫院急症室附近,設立私人診所,為期六個月。此間診所將會由一群私家醫生駐診並收取市場費用。被急症室分流為半緊急及非緊急的病人將會被通知輪候急症室服務的時間。基於預計的目標輪候時間為少於90和180分鐘,病人可能選擇到鄰近的門診診所求醫。

公共屋h的診所編配及運作制度

在改善公共屋h內診所的編配及運作制度方面,房屋委員會已於去年作出檢討。在聽取公眾及各個團體的意見後,房屋委員會決定由今年起,改變只給機會予新h西醫協會成員,抽籤承辦屋h診所的制度,而實行一套公開投標制度,讓所有醫生有機會投標承辦屋h診所。此項新制度一方面促進公平競爭,另一方面可以增加透明度。

在新制度下,新租約亦會訂明,除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外,屋h診所每日至少有六小時開放時間。房屋委員會保持權利隨時增加屋h診所的數目,避免出現壟斷的情況,以確保維持當地居民的權益。關於在星期六、日及公眾假期的開診時間,我會建議私家醫生和房屋委員會考慮制定一些措施,令部份屋h診所於這些日子中繼續向市民提供服務。

私人屋苑內的基層醫療服務

有議員提議政府應促進在私人屋苑內建立完善的基層醫療服務,讓市民有更多的服務選擇。在現時的市場上,在私人屋苑內是否有私家醫生提供服務是基於供求的決定。我們認為沒有充分理據,去干預市場的運作。不過,我們認同,香港的基層醫療服務有可改善之處。

改善基層醫療服務

我們暸解到若能進一步改善基層醫療服務,不單能減低病人對住院設施的依賴,及緩和整體醫療支出上漲的壓力,更重要的是能為市民的健康帶來莫大的裨益。基層醫療茩咻b一個社區環境中,提供以預防性為主的保健工作,為病人及早作出診斷及治療,減低因患病所帶來的身心負擔及財政風險。

我們認為透過加強基層醫療醫生的家庭醫學訓練,醫生更能全面地照顧病人的健康,改善治療的效果及加強護理的連貫性。據了解,有關專業團體正研究發展及採納一些延續進修制度,以加強家庭醫學的應用。而政府亦積極考慮透過醫管局轄下的醫院,大力發展家庭醫學,培養這方面的醫護專才。現時,醫管局已開始聘用家庭醫學訓練醫生,在醫管局一些綜合治療中心提供較全面的醫療服務。

此外,改善地區內各醫療層面的合作,例如基層與專科之間的轉介及共同護理,公營和私營醫療服務的協調及互相配合,亦相當重要。這些改善可提昇效率及為市民,尤其是長期病患者,提供更妥貼的醫護照顧,將病發率進一步減低,從而減少對急症室服務的需求。

我們在目前正進行的醫護改革檢討中,已有全面顧及上述各種建議,並積極研究具體的改革措施,務求逐步改善現有的基層醫療服務。在即將發表的公眾諮詢文件中,我們將詳列出在這方面的改革建議,並徵詢各界的意見。

急症室服務的收費

最後,我想就應否為急症室服務引入收費機制這個課題作出一些回應。我明白在現時的經濟情況下,任何新收費的引入,都會引起社會上極大的迴響。我認為不可以單獨考慮急症室服務的收費,而應該從整個醫療系統融資的角度去研究。因此,公立醫院急症室收費及檢討其他各項公共醫療服務收費,將會是醫護制度改革的其中一個研究範圍。

在考慮公立醫院急症室是否需要收費的時候,我們需要清楚了解現時急症室的服務情況及收費的目的。在現行的病人分流措施下,真正有緊急需要的病人,並沒有因為急症室內出現擠迫及輪候時間長的情況,而得不到適當和及時的治療。然而,數據顯示急症室內百分之七十五的求診者均是因非緊急事故而前來求診;而在他們求診的時候,是有其他醫療機構正在提供服務。我們相信透過適當地引入收費機制,將能有效地影響病人對不同醫療服務的選擇,從而減少誤用急症室的情況出現,紓緩對急症室的負荷。我想強調我們並不是茞援韟泵^成本或者提高政府的收入。

在研究急症室服務收費的同時,我們必需考慮收費政策的原則及目的。我們的收費政策是否應該反映不同醫療服務的優先次序呢?從而影響病人選擇醫療服務的行為?以及令到政府的資源能集中補貼真正有需要的地方?我們當然亦應該顧及經濟上有困難的人士。我們應繼續提供一個安全網,給有需要的人士,令他們不會因收費問題,而得不到所需的醫療照顧。

總結

在今次討論「急症室服務」議案當中,我希望帶出的訊息是,每個社會都必須提供急症室服務。基於服務的範t比較廣泛,急症室服務,相對於其他門診服務,可能對市民較為吸引。加上市民無可能完全了解自己的病情而選擇適當的服務,故此,急症室被誤用的情況是無法完全避免。問題在於我們應如何推行一籃子有效的措施,去減少這種情況的出現,並且確保納稅人的金錢,得以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善加運用。我希望上述所提及的措施,能夠得到市民大眾及議員的認同。

多謝主席女士。

******